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溪澎湃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而来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津郊长大, 祖籍山东。 年过花甲, 气和心平 。号称大学 , 学识初中。 曾是海员 ,风打浪冲。 国有企业, 高级政工。 稍好文墨, 似通不通。为人做事 ,讲究信忠。不攀名贵, 不慕虚荣 。亲朋有事, 尽己所能。有朋来访,双手欢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往事: 七月八月蟹正肥  

2017-09-16 22:38:27|  分类: 悠悠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依然澎湃《往事: 七月八月蟹正肥》


往事: 七月八月蟹正肥 - 依然澎湃 - 依然澎湃
 (网络图片 致谢

 七月八月蟹正肥

天津市郊一带有句老话,叫“七上八下”。就是农历的七月上旬到八月下旬是河蟹最肥的时期。之所以说是“老话”,因为河沟里那些野生的河蟹基本绝迹。去年回老家,人们说海河里又发现了河蟹,令人欣喜不已。

由此想起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,鱼蟹可以说“唾手可得”。十来岁的孩子放学后,拿着一个布口袋,两三小时捉个三五斤河蟹根本不算事。当年我在夏天的时候就经常干这样的事。所以,从盛夏到深秋,家里鱼蟹不断。

盛夏是“掏”螃蟹。河沟边长满了芦苇,芦苇的根部布满了螃蟹的窝洞,深度三两尺不等。把胳膊伸进去,摸到螃蟹就把它拽出来,放进布袋子里。这是笨办法,手经常被螃蟹的爪子钳住,当时我们的手总是带有伤痕。高明一点的,就是用粗铁丝做一个弯钩,逗弄螃蟹钳住钩子,顺势把它拉出来捉住。

到深秋水凉了,就由“掏”换成了“钓”和“照”。到现在我也没弄清楚,为什么螃蟹一到秋天就不在窝里住了,而是改到河沟里潜伏。这时就准备十几根二尺长的小木棍,拴上一米左右的麻绳,麻神那头再拴上一只蛤蟆(青蛙)腿,晚上在村边的河沟里每隔二米左右插上一根,再准备一个抄网,拿个手电筒或小提灯,就等着收获了。五分钟左右巡视一次,发现麻绳被拽挺了,拔出小木棍一提,螃蟹就“落网”了。若赶上螃蟹多,巡视时间还要缩短,从这头走到那头,等返回的时候,这面的螃蟹就又上钩了。一般到半夜时,钓二十斤螃蟹没问题。

再有就是“照”。晚上选一个有水流的河沟,用废旧的苇帘拦腰截住,再用一个提灯照明,拿一个抄网就一切就绪。这时应该是农历八月下旬,螃蟹可能要随水流奔向大河,而且是夜间行动。其中很有一部分就在这里“遇难”了。有帘子挡住就想翻过去,刚爬出水面就被抄网活捉。一般水深一点儿的河沟,到午夜两三点,可以“照”三四十斤河蟹。

这时的河蟹最肥,可能是积存了过冬的营养。公蟹个大壳硬,脐子发黑,我们称之为“铁脐”,母蟹更是“顶盖肥”。当年家里吃不完,就随便放在院子了。有时它们会“集体出逃”,第二天一看全跑光了,人们也不当回事。可当下雨的时候,干渴的它们就忍不住从各个角落里爬出来喝水,又不幸落入“法网”。

    这都是五十年前的事了。近几十年回去,别说螃蟹,连蛙声都很难听到了。那些河沟呢,不是消失就是变成了污水坑。可当年我们口渴的时候,可是捧起里面的水就喝的。


往事: 七月八月蟹正肥 - 依然澎湃 - 依然澎湃
 (当年的煤油提灯 网络图片 致谢)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