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溪澎湃的博客

有朋自远方而来不亦乐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津郊长大, 祖籍山东。 年过花甲, 气和心平 。号称大学 , 学识初中。 曾是海员 ,风打浪冲。 国有企业, 高级政工。 稍好文墨, 似通不通。为人做事 ,讲究信忠。不攀名贵, 不慕虚荣 。亲朋有事, 尽己所能。有朋来访,双手欢迎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往事:东北酸菜的故事  

2017-05-08 21:41:40|  分类: 悠悠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往事:东北酸菜的故事 - 小溪澎湃 - 小溪澎湃的博客
(酸菜排骨-网络图片,致谢)
 

往事:东北酸菜的故事

        今天上午,家住对门的邻居送给了我一棵酸白菜。迫不及待地就做了一盆酸菜白肉。刚吃完,想起往事,就写了这篇日志。

       对“酸菜”,我是即陌生又熟悉。博客中我的自我介绍说,我是天津郊区长大,根在山东。此话一点儿不假。南方的朋友肯定认定我是北方人,这是相对而言。但对我来说,离真正的北方还是有不小的距离的。四十岁以前,还真的没有品味过酸菜。

        第一次品味酸菜是在沈阳。干我们海员这行的,接触内陆城市的机会很少。我之所以有这个机会,是因为当时在企业的机关“临时帮忙”。此期间发生了一件海难事故,企业的一艘货轮在风暴中颠覆,全船三十余人无一生还,连遗体都没找到。对企业而言,这是和家属是不好交代的。于是企业组建了三十多个工作组(分别负责每位死者的后事),处理这桩棘手的事。我被荣幸地选中,参加了沈阳的工作组。入选的理由是:遇难的弟兄是我的校友“好说话”,再有就是想留在陆地工作,得“考验”一下我的工作能力。推辞不得就去了。兔死狐悲,当时的念头是,宁可不留在“机关”工作,也不能“坑”我那丧命的弟兄。尤其是面对死者七十多岁的爹娘时,就是铁石心肠也得流泪。经过不再细说,结果还行吧。和两位老人告别时,他们流着眼泪,抓住我的手不放,像是给儿子送行。

      还是说酸菜。那次在沈阳停留了半个月的时间。带队的处长是吉林人,特喜欢吃酸菜。说实话,一开始我还真接受不了——原先没吃过不说,那味道不是那么好闻。尤其是酸菜汤,色泽如隔夜的剩菜,上面还漂浮着几多气泡,像是夏天死水坑里的气泡。

      领导爱吃,总不能反对吧。于是就捏着鼻子吃一点,还假装说味道不错。没想到,这位处长大人是每餐必点。我就奇了怪了,那么多菜可以选择,他非点此菜不可,其中必有奥妙。于是就大口的吃。没想到,后来竟然觉得味道真的不错。不到一星期,不等处长发话,我点菜时,第一个菜不是酸菜鱼就是酸菜汤——不是被洗脑,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上了。

      从此一发而不可收。不光我吃,我们全家都喜欢这道菜了。甚至我天津的哥们也被感染,不但在我这里吃,还“推广”到了他们的家庭和朋友。

      只是喜欢吃,却不知怎么腌制(行话叫“积酸菜”)。懒人自有懒人的办法。我的同事和邻居有不少东北哥们。一到大白菜上市的季节,我就买上百十斤,送给他们,请他们“帮忙”做酸菜。条件是“五五分成”,做好酸菜两家共享,不高兴也得接受。到后来,他们说,不劳我买白菜了,到时只管来取就可以了。就这样,二十多年,年年的酸菜不断,都能吃到三四月份。

      我的对门可不是东北人。闲聊时我和他讲了酸菜的故事。没想到,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每当他有了酸菜时,都要和我“五五分成”。今天下午,他说搞到了两棵酸菜,按照惯例给我送来了一棵。吃得高兴了,就写了以上这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